您当前位置:首页>>文献资料

让路给小鸭子

  •  

    罗伯特·麦克洛斯基(Robert McCloskey)、柯倩华 河北教育出版社 (2009-11出版)


    《让路给小鸭子》内容简介:一本仁慈、可爱和幽默的书。《纽约时报》的书评说:这是一本最仁慈的书。是的,人与自然和谐共处,是这本六十多年前创作出的、开本巨大的图画书的一个不言而喻的主题。作者用深褐色、略带那么一点暖暖的暗红色的笔触,画了一个警察拦下所有车辆,护送排成一排的鸭子过马路的温情脉脉的故事。


    可是,不知为什么,我却始终不觉得作者是在歌颂这种仁慈,相反,我倒觉得作者是在诘问这种仁慈:丧失了家园、徘徊在波士顿上空的野鸭,真的需要人类的这种仁慈吗?其实,作者在书里已经把这种不安、焦灼,甚至是愤怒表达得清清楚楚了——野鸭无望地盘旋在天上、几乎轧到野鸭的疯狂的自行车、面对车水马龙,野鸭们发出的刺耳的“嘎嘎”声,不都可以看成是对人类的一种批判吗?


    当然,这话说深了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种解读是太过深刻了。


    说到这本《让路给小鸭子》,人们说得最多的还是罗伯特·麦克洛斯基如何获得灵感、如何买了一大堆鸭子养在公寓里画速写……关于最初的灵感,最常见的一种说法是说作者最初注意到鸭子,还是年轻时每天早晨去美术学校上学、穿过波士顿公园的时候。四年后他回到波士顿,注意到鸭子安全通行的问题,也见到了一些新闻报道,于是,就萌发了画这样一《让路给小鸭子》的念头。
    至于养鸭子,确有其事,罗伯特·麦克洛斯基在美国凯迪克奖的获奖感言中就证实道:“为了画鸭子,虽然我兜遍了动物园、博物馆和图书馆,获得了知识,但我还想知道活着的鸭子的生态,于是我就买了好几只鸭子,和它们一起生活在公寓里。”据说他为了把鸭子画得栩栩如生,他不但趴在地板上,“平等地”观察鸭子的各种姿势,还把它们放进有水的浴缸,细细观看其泳姿与动作。仅仅是为了想知道鸭子在天上飞翔时,喙从下面看上去是什么样子的,他就会把鸭子用毛巾裹上,放到椅子上,然后仰面躺下画上几百张速写。


    不过,罗伯特·麦克洛斯基也确实画活了野鸭马拉夫妇和他们的八个孩子:逼真、传神之外还要加上一个词:可爱。当马拉先生和马拉太太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飞抵波士顿时,一只向上振翅,一只向下振翅,我们仿佛听到它们的翅膀击打空气的声音,看到它们身上细小的羽毛在风中闪动。当马拉先生一个紧急刹车躲过了自行车时,一片烟尘似乎扑面而来,我们既为它捏了一把汗,又为它那个屁股着地的样子忍俊不禁。那群排成一排、摇摇晃晃地跟着妈妈过马路的小鸭子就更让人喜爱了,你看最后那一只,因为怕掉队急成了什么样子。更好笑的是,你看当听到有路人夸自己的孩子时,马拉太太的路走得多神气啊,还幸福地闭上了眼睛……这《让路给小鸭子》还有一大看点,就是作者使用了鸟瞰——真正意义上的鸟瞰的镜头。故事一上来,就是两幅充满魄力的大鸟瞰;隔了几页,又是一连三幅恢弘壮观的大鸟瞰。它们与我们惯常见到的那种鸟瞰不同,因为画面中多了两只飞翔中的野鸭,于是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动感,盘旋、下坠……我们好像是插上了一双翅膀,随同它们一起飞过波士顿的上空。就这样,野鸭的视线和我们的视线在天上重合到了一起,不但让我们看到了故事的舞台,还为后面故事的发展埋下了伏笔。
    人们说到这《让路给小鸭子》时,还总忘不了提上一个词:幽默。


    鸭子们说过就不说了,那个热心肠的名叫麦可的警察的形象也实在是让人过目不忘。小眼睛,大肚子,看着他扭动着臃肿而又逗人发笑的身躯,慌慌张张地吹着哨子奔向马路,又慌慌张张地奔回岗亭时,谁能不笑出声来呢?


    《让路给小鸭子》之所以会成为久负盛名的古典之作,我想除了人们说的严密地架构故事的能力、构图大胆、强调细节、巧妙的空间处理、出色的写实力以及石版画风格的对开大画面之外,还有一点,就是作者对待图画书的那种虔诚的态度。要知道,他出版这本《让路给小鸭子》时,还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。可是他却一生寡作,一共只出版了八本图画书,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、作家。他自己曾经说过,他画一《让路给小鸭子》,至少要两到三年。


    有一天,艺术系的学生罗伯特·麦克洛斯基在波士顿公园里,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去画周围的环境,并观察着一天中发生的事情。他忽然听说在培肯街有一群鸭子阻断了交通。他突然灵感一来,拿起笔,把这个真实的突发事件写成了故事。在麦克洛斯基的故事中,鸭爸爸“马拉先生”和鸭妈妈“马拉太太”在寻找一处适合居住的地方,一处没有乌龟和狐狸打扰的地方。在查尔斯河畔,“马拉太太”的孩子们破壳而出,于是马拉太太带着小鸭子们开始朝着最终的目的地——波士顿公园出发,为了到达那里,他们甚至使城市交通陷入了混乱。不过,在一位友好的警察的帮助下,“马拉太太”和她的孩子们终于平安地来到他们的家,一个小小的岛屿,他们的父亲正在那里等候他们的到来。尽管故事情节清晰,但麦克洛斯基很快发现,他不了解鸭子的生活习性,也无法在纸上画出生动、传神的鸭子。于是,他在纽约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研究了两年野鸭之后,又买了鸭子带回他在格林威治村的公寓,养在浴缸里。鸭子们破晓就会起床,并发出刺耳的“嘎嘎”声。麦克洛斯基跟随在它们周围,一手拿画笔,一手拿画板。当他实在无法让鸭子安静时,就会让它们喝上一点酒。他的勤奋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,画作完成了。


    麦克洛斯基是来自俄亥俄州的一个腼腆的小伙子。他初来纽约便遇到了儿时一个好朋友的姨妈,儿童编辑梅·马西(May Massee)。马西出版了他的第一本儿童书《蓝弟和口琴》(Lentil,1940)。马西对这本新书稿极为看好,暂时将书名定为《波士顿的春天如此美丽》(Boston Is Lovely in the Spring)。显然,麦克洛斯基比他的编辑更富有幻想。他希望全彩印刷出版这本书,而且用鲜亮的水彩为公园和天鹅游艇上了色。但是,全彩印刷实在是太过昂贵了,何况作者还是一个刚刚步入童书领域、从未经过考验的新手。于是,麦克洛斯基不得不决定仅仅封面用绿色。他选择了棕色墨水作为最终用色,这是因为棕色比黑色更显得温暖,也更接近鸭子的颜色。由于可用颜色有限,他在绘画中更加用心。他努力调整插图的空间,赋予它们不同的视点,并插入鸟瞰,以使插图更具空间感和动感。他刻意去感受培肯山,去观察公园铁栅栏旁的点滴细节,如一个小孩子会把他的手放在栅栏上,或在路过时用小棍子敲击跑过。在保留了最好的复制品后,麦克洛斯基把最终完成的定稿画到了锌片上,并直接送去印刷了。


    在出书的过程中,小鸭子们的名字由最初的“玛丽、玛莎、菲利斯、西奥多、比阿特丽斯、艾丽丝、乔治和约翰”,改为念起来更加响亮上口的“杰克、凯克、莱克、米克、尼克、伟克、皮克和卡克”。而这本书的书名,也在马西助手的建议下更名为如今这个书名。


    这本书一问世就好评如潮,同时还赢得了美国凯迪克大奖。当然,对这本书的批评声也不绝于耳。多年来,有些读者一直在质疑鸭爸爸“马拉先生”是个游手好闲、不称职的父亲。但是野鸭的爸爸们的的确确会把照料小鸭的工作丢给母鸭,自己一走了之;也许说不定母鸭会觉得这样更好些。所以,关于这种鸟类行为的细节,就像鸭嘴的细节一样,麦克洛斯基只是遵守了自然规律而已。在最后一幕中,鸭子一家的重新团圆深得孩子们的欢心,因为这本书的首次面世时,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战,很多孩子被迫与他们的父亲分离。


    1987年,波士顿公园150周年庆典时,雕塑家南希·舍恩(Nancy Schon)将“马拉夫人”和她著名的家人的铜像复制品安置在了铁栅栏门旁不远处。这个门也因为这本书而声名远播。每逢节假日,成百上千的孩子们就会跑去触摸这些铜塑。现在,这些被摸得发亮的铜塑就像一座不朽的纪念碑,颂扬着《让路给小鸭子》这本书的不朽魅力。

  • 上一篇:凯琪的包裹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首 页学会概况联系我们意见建议 │ 访问统计
中国少年儿童美术教育学会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 1024×768
通联地址:北京朝阳区汤立路218号楼C座1132号 邮政编码:100012 邮箱:cacaemail@163.com